手机
手机版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儿童故事 > 儿童睡前故事 >

美女修脚

作者:小编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8-04-14 17:00

林念北大学毕业后,自己创业,开了一家修脚店,得到了全家人的反对,她妈妈吴美丽更是气得住进了医院。

林念北没日没夜地在床前伺候,吴美丽也没给她好脸色看。闺女不听劝,干修脚这行,找对象也是老大难,当妈的心里急啊。

林念北从事修脚让人觉得奇怪,可是还有比这更怪的——原来本市资产最雄厚的华联股份的老总,竟然在电视上给儿子打出了征婚广告,除了年龄要求30岁以下外,规定报名的女孩必须是从事理发的、修脚的、当厨师的,除了这三个行业,其他一概不考虑,你说怪不怪?

华联股份不仅是全市的纳税大户,还建起了全市最大的一家养老机构,免费让没儿没女70岁以上的老年人入住,在社会上的口碑那是响当当的。老总盛百万的儿子盛春天,更是年轻有为,30岁不到,现在是企业的一位部门经理,人们都说将来华联股份迟早是盛春天的。

天上掉馅饼了。当一个要好的姐妹跑到医院,把这个消息告诉吴美丽时,吴美丽的病第一时间全好了。出院后,她直接去华联股份给女儿林念北报了名。

对征婚这事,林念北有点排斥,尤其是全市第一企业的公子哥征婚,林念北更是有点嗤之以鼻,可是一想到妈妈替自己着急的样子,林念北没再坚持,答应可以去试试。

林念北是抱着玩的心态去的,没想到,在资格审查阶段,她和另外5位姑娘竟然入选了。入选的6人,除了林念北从事修脚行业,1个女孩从事厨师行业外,其他4人都是理发的。看来,女孩子修脚还真没人看好。

接下来是考试。第一关,竟然是考理发,时间定在三天后。

林念北对理发就是个门外汉。不过这不要紧,吴美丽第一时间给她请了名师,让她抓紧学。

临阵磨枪,不快也光。三天后,林念北给人理起发来,就有点像模像样了。吴美丽的头发也不知被林念北捯饬了多少遍,熟人现在见了她,恐怕都不敢认了。不过,为了闺女的婚姻大事,吴美丽豁出去了。

林念北学理发,根本就是从多掌握一门技术的角度出发的,可是没承想,她竟然顺利通过了这第一关。第一关过后,还剩下林念北、厨师女和一个理发女,竞争还是相当激烈。

第二关考的是炒菜。这一关,那个厨师女洋洋得意,看来,她是志在必得。不过,林念北从小在家就帮妈妈做家务,炒几个小菜,对她来说,也不在话下。

林念北做的是一盘五花肉炒芹菜,这完全是吴美丽的主意。最俗的就是最雅的,吴美丽专门找人从乡下买来了上好的土猪五花肉,还买到了用泉水浇灌长大的芹菜。还别说,有了这两样食材,林念北做出来的五花肉芹菜,味道还真没的说。

另外两个姑娘,一个做了糖醋鱼,一个做了葱烧海参,看来都是请了名家指点的,做得都有鼻子有眼,味道也让人叫绝。

这一关考试的结果是三个人都顺利过关。接下来是第三关,也是最后一关,这一关考的是修脚,正是林念北的特长。吴美丽得到消息后,高兴得手舞足蹈,像是林念北已经成了盛氏集团的准儿媳。

可是越擅长的往往越容易马虎大意。林念北竟然在这一关栽了跟头,她在往洗脚水中加艾叶时,竟然稀里糊涂地加成了菊花,也不知这姑娘当时在想什么。

最后,华联股份的老总盛百万亲自出场,请最后入围的三位姑娘还有她们的父母,一块儿去全市最有名的成和酒店吃饭,说是谁入选他们盛氏集团的准儿媳,将在宴会上当场公布。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终于有人等不急了,一个劲儿地要求公布入选者姓名。

盛百万笑眯眯地站起来,当场宣布,林念北将成为他们华联股份盛氏集团的准儿媳,而且华联股份的那家养老机构正缺一个像林念北这样的当家人。盛百万说,三轮考试让他看到了林念北这姑娘的服务态度和技术,他很满意。

林念北倒没看出什么来,吴美丽已经高兴得几乎要昏厥了,一个劲儿地连说“老天有眼”。

这时,盛春天一身名牌西装,款款地步入了宴会厅。

吴美丽一看,愣住了,原来这个盛春天她认识,就是前几天跟她一个病房一口一个“阿姨”叫得她心里怪热乎的那个小伙子。盛春天跟林念北也见过面,而且两个人还很聊得来。

只见盛春天走到吴美丽面前,亲切地叫了声“阿姨”。吴美丽激动得眼泪都出来了。

盛春天说:“阿姨,当我看到念北在病房里给您洗脚的那一刻,我就深深喜欢上她了。”

原来,盛春天得了严重的伤寒,住进了医院,原本住的是贵宾病房,那天他感觉好点了,出门散步,在走廊里看到了端着洗脚水的林念北。接着,他透过病房的玻璃门看到了林念北给吴美丽洗脚的场景。

后来,吴美丽邻床的病友出院了,盛春天找人把自己从贵宾病房调到了那个病床上,跟吴美丽成了同一个病房的病友。盛春天隐瞒了自己的身份,一来二去,跟吴美丽一家人熟悉了,而且很快赢得了吴美丽和林念北的好感。

为了让爸爸盛百万接受林念北,盛春天想出了这个征婚的办法,并征得了爸爸的同意。

挑明了这一切,盛春天面對林念北,单膝跪下,动情地说:“念北,给我个机会,让我们好好相处,好吗?”

整个宴会,自始至终,林念北一句话也没说。至此,当她看到盛春天跪在面前时,还是没说一句话,只是微笑着跑了出去。盛春天站起来,快步追了出去。

看到两个年轻人的举动,人们开始起哄,大声喊着“在一起”。

成和酒店外面,林念北对追上来的盛春天说:“春天,谢谢你,通过这个办法,让我妈接受了我干修脚这一行。”

盛春天说:“客气啥,谁叫我喜欢上你了呢?”

林念北故作生气地说:“哼,美的你,接不接受你,还得看你能不能通过我的考试呢?”

盛春天自信地说:“没问题。什么样的考试,我都接受。”

这一刻,成和酒店里面,吴美丽端着酒杯,走到盛百万面前,笑着说:“百万,谢谢你让念北去你的养老机构工作。念北终于可以不用再干修脚了,太感谢你了。”

盛百万说:“老同学之间就不用客气了。不过,我最愿意看到的还是念北这孩子给我当儿媳妇。”

吴美丽说:“孩子们的事,咱当家长的就不要干涉了,还是看他们自己的意思吧。”说着,她和盛百万都笑了。

上一篇:失效的遗赠

下一篇:没有了

您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 联系邮箱:doudoucadm@qq.com
伤感是一种心情,当说到心坎的文字,看到伤感的文字以及伤感的日志的时候,往往会唤起内心的伤感,有时候或许只有这 种方式,才是回忆自己内心伤感最好的选择!

备案号:辽ICP备100042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