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手机版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儿童故事 > 儿童睡前故事 >

剿匪记

作者:小编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8-04-14 17:00

1.匪患缘起

1950年2月21日凌晨,资溪匪首曾皋九纠合闽赣边境泰寧、广昌、南城、光泽等县匪首率匪600余人,突然袭击资溪县城,残杀解放军指战员和无辜群众;抢劫军械、粮食、财物,县藏档案亦被焚掠殆尽。制造了一起自解放军南下解放江西后最为严重,震惊中央的反革命暴乱事件,史称“资溪事件”。

1949年3月,人民解放军挥师南下,蒋家王朝面临崩溃之势。国民党江西省主席方天秉承蒋介石旨意,召开“应变”会,向全省各地部署“应变”任务,即“建立地方武装,开展游击战争”,有计划地部署大量武装匪特潜伏到山区和农村,网罗社会上地痞、流氓、恶霸、国民党残部等反动帮会骨干,欺骗、胁迫群众,成立了“江西省民众自卫军”,妄图东山再起。

1949年4月21日,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发布《向全国进军的命令》。当日,解放军第二野战军从安庆至九江段横渡长江进入江西境内,势如破竹地解放了赣东北各县市。5月8日,资溪县城解放,10日资溪全境解放,随即成立中共资溪县工作委员会和县人民政府。

资溪位于赣闽交界的武夷山脉西麓,境内层峦叠嶂,沟壑纵横,地形复杂,交通闭塞,且人口稀少。资溪国民党当局窜逃前,时任“江西省民众自卫军”第七师第五团副团长的国民党资溪县县长徐日泰和县保警队队长宋靖,“委任”不久前从南昌保安司令部潜逃回资溪的曾皋九为“第五团代理本部少校团副兼常备第一连”连长,令其“留守资溪,伺机而动,以期完成反共复国戡乱之大业”,曾皋九遂拉上30余人潜入深山为匪。他们出没于林莽,作恶于乡里。资溪一度成了当时匪患猖獗之地和重灾区。

8月31日,二野部队驻资溪南下工作队奉命开赴大西南战场。四野南下工作团第一大队五小队接管资溪。其后,驻江西省剿匪部队对全省腹心区内之主要股匪开展重点进剿,取得显著战果。

资溪匪首曾皋九为求生存、发展,也积极寻找同盟和靠山,6月与金溪匪首向理安接上联系。重阳节这天,向、曾二匪同往光泽联络蔡缄三股匪。自此,资溪股匪与盘踞在闽赣边境一带较有势力的两大股匪组织——“豫章山区绥靖司令部”和“闽赣边县民众自卫军总指挥部”挂上钩。其攻击的主要目标是新建立人民政权的各个县城,妄图以“光复县城”来东山再起。

9月16日,匪首严正纠合廖其祥、王象起、蔡缄三等股匪近700人号称千人围攻黎川县城,遭到驻城部队有力打击而未遂。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至年底,驻江西省和各军分区部队对境内残匪展开第三次清剿。匪首廖其祥等向福建建宁、泰宁一带逃窜,行动更加诡秘,昼伏夜出,密切窥视时机,以求一逞威风。1950年初,全国大陆已基本解放,国内形势起了根本变化,转入恢复建设时期。江西境内股匪基本肃清,残留匪特大部分流入边沿山区。1950年1月,江西军区召开高干会议,总结第一阶段的剿匪经验,确定“部队以生产为主,结合整训,机动剿匪”为1950年上半年的工作方针,将大部分剿匪部队,以团或营为单位原地集中,转入生产和整训,并担任守护全省四千余处仓库的任务,因而削弱了剿匪力量,境内残匪趁机结股再起。

匪首廖其祥于1月中旬恢复匪“江西豫章山区绥靖司令部”,南城匪首王象起任该部第六总队长,金溪匪首向理安任该部第十七支队长,资溪匪首曾皋九任该部第六总队第三队长兼特务第一大队长。他们再度与福建省泰宁、光泽县的严正、蔡缄三股匪结盟,流窜于两省边境各县山区,寻找机会频频出击,连续制造了多起袭击区、乡人民政府,残杀区、乡干部和无辜群众的恶性事件。他们不甘心攻打黎川等县城的失败,继续谋划攻打其他县城。通过钻进革命队伍的内奸、叛徒,了解到资溪县兵力十分薄弱,即把攻城的目标转向资溪。

2.血案经过

当时资溪县驻军只有2个排,大部分调往嵩市、高阜、饶桥及乌石守粮库,留在县城里的兵力实际不到两个班,且基本上都是病号。

1950年2月13日,县委、县政府领导得到群众中传来的消息,说土匪可能要在近期攻打县城,便将在高阜守粮库的那个主力排调回县城。春节前,县长晨光专门召集各有关单位负责人会议,要求干部稳定思想,提高警惕。县委、县政府分别成立了巡逻班、战斗班。同时,将敌情用电话向地委作了汇报。

匪首曾皋九于2月14日率匪徒30余人,窜到县城东郊抢劫。县大队教导员林兴才带着刚从高阜调回县城的主力排立即赶到出事地,但土匪作恶后早已逃遁。这次土匪骚扰是曾皋九施的“声东击西”的诡计,却使县领导对匪情产生了错误判断,认为土匪数量不多。土匪攻城是幌子,目的是抢粮。加上春节前后五六天一直相安无事,便放松了警惕,又将主力排调回高阜。县委、县政府定于2月21日召开区委书记、区长会议,20日这天,各区领导及通讯员赴县城报到。

原计划攻打光泽县城的各股匪约1000余人,在匪首严正、廖其祥、王象起、曾皋九的率领下,已在春节前后陆续聚集光泽县西南部与资溪交界的园岱一带。

剿匪记(2)

曾皋九采用“派进去,拉出来”的手法,派遣匪特分子混入我党政机关,如县民政科员邱云祥、一区民政员林云兴等。这些匪特分子在我党政机关内物色革命队伍内的败类、变节分子将其拉入匪帮。林云兴即以介绍嫖妓为饵将我县委通讯员陈宗绪拉拢叛变。陈宗绪于1949年12月向曾皋九透露县城我武器弹药情况,又于1950年1月提供县委、县政府、公安局的具体人数、枪械等情报,在土匪攻城前还将县城召开区干联席会及县城实有兵力等情况尽悉报告匪部。

2月20日,县里组织军民联欢,晚上举行联欢会,至晚11点多方散。一部分土匪乘机潜进县城。深夜,土匪已将县城团团围住,17挺轻、重机枪分别架在东、西、南、北门制高点,守卫南门的岗哨是一个早已通匪的自卫队班长,他得到土匪预先约好的信号后,打开城门,将土匪接应进城。守卫4个城门的二十余名自卫队员除一部分早已通匪外,其余全部被土匪缴械,众匪徒一枪未发就进了县城。匪徒们围城前,先割断了资溪通抚州的电话线,使资溪城变成了一座孤城。进城后又采取“分割围攻”的手法对要害部门分头袭击。

2月21日凌晨4时许,匪首先攻击公安局,由于土匪人多枪多,而公安局既无掩体、武器又差,稍事抵抗即被土匪攻占。匪徒抢走了敌伪档案,打开监狱,放出了犯人,接着一部分人攻占粮食局,开仓抢粮,大部分攻袭县委、县政府。

当县区领导和机关工作人员被惊醒时,发现自己完全被匪徒包围了。匪众我寡,只有撤退。林兴才带领部分有战斗经验的南下干部和战士,冲下城楼,打开北门,掩护县政府的同志们冲出城门,向城北突围。为了援救战友突围,林兴才与通讯员李文二人中弹牺牲。

土匪进城后,县委领导田永丰、张茂庭、王佑臣组织力量守住前后门进行抵抗。我方战斗力十分薄弱,只能凭借房屋墙壁作掩护。双方对峙到上午9时多,土匪人多势众,火力强猛,大家只好分头外撤。组织部长张茂庭带领一部分同志撤至西北城墙边跳墙突围。宣传部长王佑臣从西门边跳城墙后向西南方向突围时牺牲,其妻杨秀峰突围至西门城墙头,因身怀六甲不便跳墙,毅然反身引走匪徒而被俘。

2月22日上午,嗜杀成性的匪徒又在县城大肆烧、杀、抢。据事后统计,共被匪抢劫枪支89支,县政府公章一枚,公粮40余万斤,人民币现钞2000万元,银元86块,县藏档案被匪徒抢走焚掠一空。下午,土匪不敢久留,撤离县城,途中将杨秀峰、崔凤英、郁向阳、万新茂等4名干部押至县城东郊焦溪村活埋。这次事件中共牺牲了干部战士17名,事后,他们的遗骸与1949年“6·22”高阜事件和“6·26”乌石事件中牺牲的烈士遗骸一起安葬在县城北郊平步山上。

3.肃清顽匪

资溪事件震惊了江西省、中南军区乃至中央。

当时上级是从敌台广播中获悉这一事件的。土匪在攻占资溪县城的当日,即向金门的胡琏、台湾的陈诚以及国民党“全国游击总司令部”发电称“光复资溪县”。

“资溪事件发生后,江西军区决定调整工作方针,要求所属部队克服轻敌麻痹思想,把肃清残匪列为当前的主要任务……各军分区减少生产部队,加强剿匪力量”。

从2月下旬至3月初,江西军区和福建军区奉中南军区命令,调集闽赣毗邻的军分区部队先后开进资溪、光泽、邵武、泰宁、广昌、黎川等县,汇剿严正、廖其祥、王象起、曾皋九等股匪残部,取得战果。2月27日,抚州军分区四八三团3个连和上饶军分区四六九团三营一连,以及福建剿匪部队夹击洗劫资溪县城后逃窜到光泽园岱的股匪,毙伤50余名,俘76名,缴枪100余支。3月初,四八三团五连在光泽县牛田乡全歼资溪事件中叛变入匪的原自卫队员,毙伤匪徒40余人,俘匪60余人。同时,该团侦察排在邵武与逃窜的严正股匪遭遇,毙匪2名伤3名,活捉19名,匪首严正落荒而逃。

3月6日至17日,中共江西省委举行党代会,与会各界代表对“资溪事件”反响十分强烈,纷纷发言表示要从资溪事件中吸取血的教训,对全省部分地区尚存的严重匪患必须保持高度警惕,坚决尽快肃清。大会作出决议,确定以肃清残匪,巩固社会秩序为当前首要任务。会后省委、江西军区联合发出通知,强调充分发动群众,全民剿匪,为开展土改工作创造条件。

3月中旬,朱德在向毛泽东报告西南、湖南、广西、新疆等地匪情时提及:“江西的资溪等数十地,这些地区我地方各级政权已几乎全部遭到破坏甚至完全被毁灭,许多地方的局势部分或完全失控。”

毛泽东听罢,果断指示:“对于全国各地这一切大大小小的土匪武装及其暴乱行为,必须立即予以坚决的剿灭和镇压!”

3月16日中央軍委起草了有关全国各地剿匪作战的初步意见发至各部队,加大了全国剿匪的力度。

资溪事件发生后不久,中共抚州地委即派出地委秘书长王铁为组长,许勤、韩增田等干部为成员的地委工作组,处理善后事宜,并临时主持县委工作。工作组深入调查事件全过程,安葬烈士并抚恤其亲属,引导县干部认真检查错误,吸取教训,振作精神,投入新的工作。县委副书记田永丰带病到地委汇报情况,反省后仍回县里工作,县长晨光事后向地委递交了《进入资溪一年来的反省》,检查了自己思想上麻痹轻敌的错误。在地委领导帮助下,他们以事件为前车之鉴,痛定思痛,认真吸取教训,依靠和充分发动全县群众投入剿匪斗争。

剿匪记(3)

3月底县委召开了县、区和驻县剿匪部队会议,学习、传达中央和省、地对剿匪工作的指示,部署了剿匪方案。

抚州军分区也从资溪事件中吸取教训,抽出大部兵力,有组织有重点地对资溪等县股匪进行清剿。

“多行不义必自毙。”在解放军各参战部队联合军事进攻、闽赣边各县地方武装和广大群众的支持配合下,参与策划和制造袭占资溪县城血案的股匪魁首元凶先后被擒俘或当场击毙,变节叛徒陈宗绪被处以极刑,资溪股匪其他匪首邱旭升、熊文辉及钻进革命队伍的反革命分子等先后均遭军民严惩,混入我政府内部的匪特林云兴、邱云祥等被清洗出革命队伍并判刑。

至1952年9月,在资溪一带猖獗肆虐一时的匪患全部被肃清。

上一篇:武功再高也怕菜刀

下一篇:没有了

您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 联系邮箱:doudoucadm@qq.com
伤感是一种心情,当说到心坎的文字,看到伤感的文字以及伤感的日志的时候,往往会唤起内心的伤感,有时候或许只有这 种方式,才是回忆自己内心伤感最好的选择!

备案号:辽ICP备10004244号-1